“丑小鸭”的经典爱情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28 15:20
  • 人已阅读

  “艾薇薇,”主任吩咐我,“你帮阿华科长去买电脑,品牌和价格,阿华都谈妥了。”

  

  我进公司的试用期还未满,对阿华科长心怀敬畏,不即不离地跟着他上了街。不经意间,我发现路人的目光争先恐后地往我脸上睃巡,还有人掩口轻笑,擦肩而过后又扭转头来恋恋不舍地再盯我一眼。

  

  我心中窃喜,艾薇薇有这么高的回头率?!

  

  走在我前面两步之遥的阿华催促说:“艾薇薇,跟紧点,街上人多,别跟丢了。”他满脸自得之色让我蓦然惊醒,脸臊得通红,原来熙熙攘攘的行人把我们看成了一对恋人,而且是一对不般配的恋人!

  

  阿华是公司的帅哥,是办公室那帮待字闺中的女孩子的大众情人。也许阿华挑花了眼,迄今还没有与谁正儿八经地拍拖,恼得一群叽叽喳喳的花喜鹊白天上班嚼他的舌头,晚上又做着与他缠绵的黄粱美梦。也许在外人看来我长得丑,但我从不把自己当“丑小鸭”看——艾薇薇怎么了?不就是眼睛小点儿,鼻梁塌点儿,嘴巴大点儿么,香港大嘴美女舒淇还是个万人迷呢!我可不屑于在帅哥阿华面前低头敛眉,做淑女状……

  

  可现在这个阿华不是明摆着欺负一个循规蹈矩的好女孩子么?拿我艾薇薇做“陪衬人”,还暗自得意!一瞬间我恨得心里长出牙齿来!

  

  进了电脑城,阿华费老劲儿把几台电脑挑拣好,他走到收银台正待付款时,我忽然发问:“多少钱一台?”

  

  “4200元。”

  

  “这么贵?!”我故作惊讶状,大声嚷嚷。

  

  阿华瞪圆了眼:“贵?我好容易才砍成这个价……主任也同意了。”

  

  我不理他,拔腿就走。一会儿阿华撵了出来:“我的姑奶奶哟,你搅了人家的生意,人家不卖了,我看你拿什么回去交差!”

  

  转过街口,我走进了“蓝海”电脑商店。阿华却赖在门口不肯进去。片刻,我出门喊他去交款。“怎么?同样的品牌只要4100元一台?”阿华大惑不解地望着我。

  

  回去后主任夸我办事比阿华还能干,又说人才难得,明天就给你办转正。我偷窥阿华,英俊的脸上,阴天,有雾。

  

  其实我有意涮了阿华一把,谁让他太损人。“蓝海”是我伯伯开的店,当然买侄女的账啦,不就少赚几个钱么?

  

  我分到了公司网络部,顶头上司正是阿华。我进门就给阿华鞠躬如仪,说:“请多关照。”阿华那笔挺的希腊鼻子哼了哼:“免了吧,我还得谢谢你给网络部买回了便宜电脑呢。”他又压低声音说,“告诉我,你怎么砍的价?”

  

  我嫣然一笑:“想讨真经?好,下班请我吃饭,我在饭桌上传经送宝。”

  

  我点了最好的酒店,要了最贵的几个“陆海空”菜肴,心安理得地执箸操勺,大快朵颐。阿华全无胃口,只是催:“快说快说,你与老板怎么砍价?”我说:“食不言,睡不语。待艾薇薇吃好喝足再说吧。”

  

  吃饱喝足,我用纸巾揩揩嘴,招手让阿华俯耳过来,小声说:“现在可以告诉你了,不过明天你可别在公司里嚷嚷,说出去让人怪不好意思的……谁叫我这张嘴犯馋呢。”

  

  阿华连说不会不会。我声若蚊蚋地说:“那家老板的儿子……正追我呢……,我还没有想好要不要答应下来。”

  

  “什么?!”阿华万分惊讶,“老板的儿子追你?‘蓝海’那店子没几百万恐怕盘不下来吧。这……”

  

  我气咻咻地抢白他:“你以为我艾薇薇是好财之女,错了!我是好才之女,腹有诗书气自华,像你这样的绣花枕头草肚皮,还入不了我的法眼呢!”说完,我撇下阿华顾自走了。

  

  第二天公司里沸沸扬扬地传开了:有人看见阿华请艾薇薇上高档酒店吃饭,花去了一个月的奖金。传言所到之处,公司的女孩子个个花容失色,阿华怎么会请艾薇薇吃饭呢?这道“哥德巴赫猜想”,让好多好多闺中佳丽夜不能寐。

  

  在流言的压力下,阿华找到我期期艾艾地说:“艾薇薇,你看……大家误会了,说我与你……谈恋爱。”

  

  我慌乱地说:“那……‘蓝海’老板的儿子怎么办?我还没有回绝人家呢!”

  

  阿华急得乱摇头:“不是不是,我是说这种传言很可怕……对我,当然还有你,影响都不好。”

  

  我大声大气地说:“这有什么,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,你怕什么?不就是谈恋爱么?”

  

  阿华简直是痛心疾首了:“艾薇薇,我……我没有与你谈恋爱呀。”

  

  “噫!没有与我谈恋爱你怕什么?与我谈恋爱你又怕什么?”

  

  阿华是有口不能言了。众口铄金,好多迷恋阿华的女孩子弃他而去了。

  

  “五一”节到了,公司举行羽毛球赛,阿华是组委会委员兼运动员。

  

  阿华公事公办地对我说:“艾薇薇,你参加吗?”

  

  我说:“当然参加,比赛重在参与,输赢是其次的,对吧?”

  

  阿华说:“敢上赛场的女孩子还真没有几个,你艾薇薇……算个另类吧。因为女选手少,这次比赛不分男女组,若男女选手对垒,男方每局让女方5分。你看合适吗?”

  

  我说:“你煞费苦心了。这么优惠的条件,我夺了冠军一定请你的客。”

  

  阿华疑惑不已:“艾薇薇,你说笑话不是?你夺了冠军?那我怎么办?还是等着我再请你一次客吧……不过这次我得设法不能让别人又误会了,还真以为我追你呢。”

  

  “你追得上吗?”我没好气地呛他一句。

  

  参赛的女选手连我只有三个,那两个嗲声嗲气地上场挥了挥球拍,就被人收拾了。阿华大大咧咧地斥责两个男选手说:“杀鸡焉能用牛刀,你们也太不怜香惜玉了。”

  

  终于轮到我了。阿华说:“输了就输了,下场别哭鼻子啊。”

  

  我脱去外套,露出一身天蓝色的耐克运动服,然后戴上护腕,轻捷地抓起球拍,迈开修长健美的双腿上场了。四周沉寂了片刻,继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  

  我抖擞精神,三下五除二击败了那两个“杀戮”女同胞的男选手,赢得一片叫好声。

  

  赛事进行到最后是我和阿华争夺冠军,这出人意料的局面使得赛场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沸反盈天。阿华上场了,他穿一身白色运动服,英姿勃勃,甫一亮相就招来一片尖叫声。好!我也暗自赞叹了一声,恍惚间竟以为是白马王子向我翩翩走来了,不由得羞红了脸。

  

  场边骤然安静下来,我和阿华剑拔弩张,摆开了厮杀的架势。第一局我胜了。大伙起哄:“阿华阿华打假球,存心讨好心上人!”把阿华闹成个红脸关公。

  

  趁交换场地的间隙,我走向主席台与总裁判交涉了几句。第二局开始前,裁判郑重宣布:应女选手的要求,下面的比赛男选手不再让分!掌声一片。掌声中有人喊:“薇薇,薇薇,我爱你,就像老鼠爱大米!”

  

  我看见球网对面的阿华咬紧了腮帮子。

  

  3比2;5比6,比分交错上升。

  

  “14比13,艾薇薇发球。”裁判大声宣布。

  

  我发了一个前网球,阿华轻轻挑过来,我虚晃一下球拍,又顺势把球往左边一抹,阿华乱了步伐,回球过高,我飞身跃起,手腕一抖,一记凶猛的扣杀将球击向他的空档!

  

  掌声和呐喊声瞬间淹没了赛场。

  

  阿华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球网边。我笑着把手伸给他,阿华也笑了,说:“薇薇,好样的。”我心里说,阿华,今天你输给曾经的省大学生羽毛球联赛女子冠军艾薇薇,不冤哦。

  

  我捏了捏他的手:“别忘了,这次我请客。”

  

  还是在那家酒店,阿华斟上两杯葡萄酒,递一杯给我,我们碰杯。阿华说:“不打不相识。我倒真想看看你这个精灵鬼怪的东西,今后还有什么招数制服我。”

  

  我笑了:“艾薇薇可是一眼深潭,不是你一眼能看到底的。”

  

  阿华说,“那我就多看几眼。”他的目光痴痴的,透着一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股说不清的情愫。

  

  我说:“别别别,看多了日久生情,你不怕别人又误会了?”

  

  “是你怕吧?你怕‘蓝海’老板的儿子误会了。”阿华竟有些酸溜溜的。

  

  我大笑,笑罢又低头垂泪。阿华惊愕地问:“薇薇,你……怎么了?”

  

  我抽泣不已:“昨天,我与‘蓝海’老板他儿子的爱情夭折了。”

  

  “为什么?那小子涮了你?”阿华又惊又喜。

  

  我摇摇头,做茫然状:“我昨天才知道,婚姻法不允许表兄妹成亲。”

  

  “表兄妹?”

  

  “是的。‘蓝海’老板是我伯伯嘛……”

  

  阿华早已跳过来搂住了我,“艾薇薇,艾薇薇,你孙猴子再鬼,也逃不出我如来佛的手掌心。”我咯咯地笑着倒进他的怀里,心想,还不知道谁是如来佛呢。  

上一篇:大水滴和小水滴

下一篇:没有了